登錄
黃名帝國首都論壇 > 慈佑堂
發帖|
看325|回1|收藏
唐吉坷德 看全部
2021-11-14 00:06
1956年的一天,南京博物院在對牛首山弘覺寺舍利塔塌陷地宮展開搶救性發掘的時候,竟出土裝有疑似鄭和骨灰和牙齒的鎏金喇嘛塔。從發掘簡報可知,這個鎏金喇嘛塔樣式為起源於西洋的金剛寶座塔,塔內供奉釋迦牟尼涅粱像,兩旁則放置6只青花瓷蓋罐,當中裝有人的骨灰和牙齒。經過對牙齒的檢測,死者為中老年男性。隨著近幾年有更多新文獻和史料被發現,初步結論為鄭和死後是按照佛教徒禮節進行火化,而弘覺寺舍利塔出土的鎏金喇嘛塔暨青花瓷蓋罐正是鄭和的骨灰罐,至於地處牛首山南麓的鄭和墓,大概率只是衣冠冢。


由於鄭和下西洋的官方檔案在明朝中期就遺失,外加《明史·鄭和傳》的相關記載也很簡略,要想研究鄭和的生平事跡,只能通過文物和其他古籍匯編來入手。根據《鄭和下西洋研究文選》一書的記載,1431年1月,60歲的鄭和最後一次率領大明船隊下西洋,行程最遠抵達非洲最南端,接近莫桑比克海峽,然後返航。1433年4月初,62歲的鄭和於返航途中在古裏國病逝,而古裏國就位於今天印度西南部喀拉拉邦的科澤科德一帶。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鄭和死後靈柩被運回國內,由明宣宗朱瞻基敕葬南京牛首山,但運回來的靈柩極有可能是骨灰而非遺體,並且現在的弘覺寺舍利塔和鄭和墓景區同在牛首山,特別是鄭和墓景區無法證明墓穴裏葬有鄭和真身,因此加大了鄭和火化後下葬弘覺寺舍利塔的可能性。《琉球誌》曾這樣記載,通常大明船隊都會在船上準備兩副棺槨,用來應對突發情況,如果返航時間較短,就把死者泡在水銀裏,進行簡單防腐處理後運回國內下葬,但這種辦法很明顯對鄭和不適用。


畢竟鄭和是於當年4月初去世,季節在南亞已屬夏季,而由副使王景弘接替指揮的船隊於7月22日才返航南京,正值南方高溫酷暑,因此鄭和遺體不具備保存條件。就連江蘇鄭和研究會及部分鄭和後裔也承認,牛首山現存鄭和墓應為衣冠冢,老一輩傳下來的是墓室裏只有鄭和靴子和些許頭發,只是沒有得到考古發掘來驗證。


而古裏國宗教信仰是佛教,具備火葬條件,更重要的是鄭和本人就是佛教徒。關於這個論點,有兩大直接證據,第一就是浙江平湖市博物館藏有一部明朝佛經《妙法連華經》,由鄭和親自供奉,上面明確寫道「大明國奉佛信官鄭和,法名福吉祥」。  第二則是姚廣孝在《佛說摩利支天經》  裏也承認,「今菩薩戒弟子鄭和法名福善......其所得勝報,非言可能盡矣!」


至於弘覺寺更與鄭和生前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中國歷史文物》雜誌在介紹弘覺寺的時候,曾提到鄭和在下西洋前多次前往弘覺寺進行祭祀活動,還把海外得到的佛牙等佛教信物放進弘覺寺舍利塔地宮。當鄭和督建南京大報恩寺工程竣工後,經過朱瞻基特批,鄭和將寺內五谷樹,婆羅樹等奇花異木移栽至弘覺寺,付出大量心血。


另外就弘覺寺舍利塔出土的鎏金喇嘛塔暨青花瓷蓋罐具體而言,當中的青花瓷蓋罐為梅瓶式樣,與北京定陵,南京明朝開國功臣墓,廣西桂林靖江王陵和湖北鐘祥梁莊王墓陪葬梅瓶為同一個風格,只是尺寸為縮小版。能夠使用梅瓶來裝骨灰和牙齒,就足以證明死者的背景,並且牙齒檢測年齡也與鄭和去世年齡相符。


在鎏金喇嘛塔上還刻有銘文,即「佛弟子禦用監太監李福善奉施」,這也是一個關鍵信息。另據北京石景山區文物誌記載,李福善又名李童,是法海寺的創建者,為禦用監太監,歷經永樂,洪熙,宣德,正統和景泰五朝,曾跟隨朱瞻基出征喜峰口和平定蒙古兀良哈部。永樂年間李童與鄭和有交集,兩人為同時侍奉明成祖朱棣。如此一來由李童主持安葬鄭和的骨灰,於情於理都能解釋得通。


早年南京碧峰寺有一塊石刻銘文《非幻庵香火聖像記》,作者是鄭和部下周滿,在提到弘覺寺的時候,直接了當寫明「聖皇大恩,師浴麓德塔」,這裏的師即師父鄭和,德塔為舍利塔的另一種稱謂。鄭和下葬佛塔,這才是他的最後歸宿。


除了南京牛首山鄭和墓景區及弘覺寺外,雲南昆明晉寧區還有一座鄭和家族墓,葬有鄭和生父馬哈只,記載了鄭和身世。原來馬哈只是色目人,為元朝末年雲南地方官吏,生有長子馬文銘和次子馬三保即鄭和。明朝成立以後,傅友德率部平定雲南,馬哈只在昆明城破後陣亡,年僅10歲的鄭和被俘。在回答傅友德提問時鄭和沈著冷靜,毫不畏懼,傅友德見他很聰明,將其閹割後送給燕王朱棣。等鄭和發跡以後,回到昆明重葬父親,並由禮部尚書兼左春坊大學士李至剛撰寫墓誌銘。


正像《明史·鄭和傳》為鄭和蓋棺論定的那樣,「自和後,凡將命海表者,莫不盛稱和以誇外番,故俗傳三保太監下西洋,為明初盛事雲」,鄭和下西洋既是古代中國探索世界的巔峰,更是絕唱。無論是南京牛首山鄭和墓景區,弘覺寺還是雲南鄭和家族墓,都值得我們前去紀念這位中華民族史上偉大的航海英雄。
何正 看全部
2021-11-14 17:59
拜讀秘書長文章

黃名帝國

Powered by Discuz! X3.4

首頁|標準版|觸屏版|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