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搜索
 找回密碼
 請即註冊
查看: 43|回復: 7

[散文] 魔法至上

[複製鏈接]

黃名再出發大聯盟

崇安男爵

文化大臣

國會副議長

5

W幣

1297

存款

2573

帖子

男爵

發表於 2021-7-4 13: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黃祺恩 於 2021-7-4 13:59 編輯


魔法至上                                                             鳥兒在蔚藍的天空中自由的飛翔著,綠色小草輕輕甩動身上的水珠.突然,草原上颳起了一陣風,劃破了秋天的寧靜,使無數花草隨著這陣風舞動著身軀,而這陣風的主人,她有著紫藍色如寶石般閃亮的雙眸,微微一笑,便可迷倒眾人的面貌.甚至讓人想大喊,好可愛!請跟我結婚吧!她便是被神明稱為【世界第二可愛】的艾斯.跟她可愛的外貌相反,她現在面目猙獰,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狂奔著.                                                                                                                                                                   在這氣候宜人,適合睡上一覺的這天,我再次遇見「牠」,與上次的別離相比,很明顯「牠」瘦弱了不少.「牠」一看到我便開心地向我狂奔而來,帶著足以動搖天地的氣勢,這邊不是誇飾,而是真的可以動搖天地,我看見此情此景,不經淚如雨下,隨即便背離「牠」往看不見的盡頭奔去,看到我如此舉動,「牠」仍不放棄,一邊發出轟雷般的叫聲,一邊試著挽留我而驅動厚實的雙腳.然而,我並沒有回頭.不是因為不在留戀,而是因為我知道,要是在這個時候回頭,我會十分痛苦,大概會死吧. 那麼現在有個問題,到底是誰在追我呢?有著媲美戰車的龐大身軀,朱紅色的身體,炯炯有神的雙眸,最大的特徵便是頭上閃閃發亮的角,銳利無比的角,感覺無論是什麼東西都能在一瞬間擊破.「牠」即是在我剛來到這世界遇到的那隻野豬型魔物,至於為什麼我會遇到牠,容我稍微思考一下.「......」  大概是命運的指引吧!哈哈!沒有,我開玩笑的.事情要從我回復完的那天開始說起.                                                                                                                                                                                        我們再次回到了湖泊旁,「要感覺讓魔力在身體的各個地方流淌,充斥身體的每個角落.沒錯,就是這樣.」在米斯奶奶的教導下,我學會了如何感知魔力了.只要仔細一看,便可發現這世界的各個地方都有魔力.不管是植物或是動物,只要有生命跡象的東西便可在其身上發現魔力.「那麼,感知完魔力後,要正式進入魔法的環節了,首先使用魔法必須要擁有魔力,這是基礎中的基礎,再來是架構,以及發出魔法」米斯奶奶一邊說一邊從袋子像是要拿出什麼,難道是法杖嗎?「來,給妳」米斯奶奶把怎麼看都是樹枝的東西交到我手上,不過應該不可能真的只是樹枝而已吧?「這...這是?」「是樹枝喔~」「......」「不過這可不是一般樹枝,我有用魔法讓它變成可以使使用者更好使運用魔力」    「誒~」我發出聲音一邊看著樹枝.「不要露出那種眼神,這也沒辦法啊,畢竟我可是很窮的.年輕人就不要抱怨了」「那麼我們開始吧!」「首先先從妳使用過的冰魔法開始吧,因為妳曾經使出過,所以因該會比較好理解」「對了對了,魔法有分為初級、中級、上級、超級、上位級、以及超上位級,妳上次使出的是上位魔法,在這個世界可說是算上強者才有辦法使出的魔法.我都有點懷疑那顆魔法石是不是泡水泡太久所以壞了,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妳原先沒有魔力所導致的」嘿嘿~超開心的,開心到嘴角都要抑制不住了,不行,這種時候要表現出身為魔法師的高潔.其實我也不算魔法師,所以應該無所謂吧?「不過,妳也別高興得太早,妳的魔法還充滿著太多的不穩定因素,還不足以成氣候.不過放心好了.你已經拜我為師,那麼我就會把妳訓練成超一流的魔法師的!」「好的師傅!」「先從初級冰魔法開始吧」米斯奶奶站在湖泊前,伸出手.小碎冰從米斯奶奶的手掌射出,十分的緩慢,緩慢的速度甚至讓人像打哈欠,然後在抵達約十公尺處便消散掉.「根據所注入的魔力的不同,魔法的威力、距離、範圍也會有所不同」米斯奶奶再次伸出手,這次的小碎冰像是飛箭般迅速,劃破空氣,筆直有力的穿越湖泊來到彼岸的大樹,小碎冰便這樣直直的貫穿樹的軀體,我還以為會碰到樹的瞬間便破裂沒想到竟然直接貫穿,而且只貫穿一顆樹似乎還不滿足,只要是小碎冰路徑的樹木無一倖免.只要看向倒了一地的大樹便可得知,這個一點都不像是初級魔法的初級魔法威力究竟有多誇張,真是離譜,這還只是初級的魔法,威力就如此強大,我都不知道是我太弱還是米斯奶奶太強,抑或者這就是這個存有魔物世界居民的正常實力.之前我似乎有使用過上位魔法,那時候巨大的冰體也只擊倒一顆樹木,可能是因為魔力不足而魔法建構不完全,不然上位魔法會比初級魔法弱就太不正常了.「就是這樣的感覺,你試試吧!」米斯奶奶以爽朗的笑容向完全看不懂這是什麼操作的我如此的說著.「痾...好吧我試試」「那麼先以那裡的樹作為目標吧,我會放上一片葉子你就瞄準葉子吧!」米斯奶奶伸出食指指向離我們約十公尺處的大樹,然後便在樹軀幹上放了片葉子,當作是靶心,然後用魔法固定,話說魔法也太萬能了吧?我深吸一口氣,提起米斯奶奶給予的樹枝.屏住呼吸像是狙擊手在瞄準那樣,全神貫注,只專注在那片葉子上,此刻,在我的視線裡,除了那顆樹與葉子以外,其他東西彷彿都消失.仔細的感受魔力的流動,把在全身亂竄的魔力,慢慢的小心的集中在手中,柔和細膩,每一步驟都十分輕盈柔和卻不失專注,感受到魔力的聚集完畢後,我便一口氣將聚集的魔力透過樹枝轉變為僅只一塊的碎冰,以撕裂天地般的氣勢射出,然後精準的命中目標,在米斯奶奶驚訝的目光下表現出一副「還好吧?這很普通」的令人討厭的表情......這種事並沒有發生.射出的小碎冰精準的命中了...地面.「......」「......」看來似乎有些難度,不過就是因為有難度才值得挑戰.我再次凝神,上次沒有命中可能是因為注入的魔力不夠或者是魔法還沒有建構完成我就發射了.這次我會記取教訓一雪前恥.專注,我必須更加的專注,哪怕此刻世界就要毀滅了,我也絕不會分心.「就是現在!」再次發射出的碎冰飽含著我堅定無可動搖的意志,以及非常人能及的專注.就這樣我成功的不負眾望再一次的命中了...地面.可惡,雖然已經兩次都沒有命中了,不過我已經逐漸掌握住那種感覺了.事不過三,這次我要動真格了.再次具結而成的碎冰,與前兩次有明顯的差別,不管是穩定性或者是爆發力都比前兩次來的強.這次我一定能成功...吧?為什麼?為什麼我射出的碎冰都會自己跑去地面?雖然這種結果我早有預料,但還是很不甘心.不過我可不會就此放棄.事不過四...痾...事不過五...事不過六...連續好幾次的魔法都成功的miss掉了目標,有時候射中地面,有時候射中旁邊的樹.沒想到居然這麼難.奇怪?我記得我之前放出魔法的時候,可沒有這麼不順利.雖然那時候只是抱持著試試半開玩笑的感覺做的,但是還是有命中目標阿.話說米斯奶奶從剛剛就一直沒說話,她不是要把我訓練成一流的魔法師嗎?怎麼一句話都不說?難道是要我自己領悟?我看著空無一人的地方如此的沉思.「艾斯,魔法訓練的怎麼樣了阿?」消失一陣子的米斯奶奶一邊啃著蘋果一邊詢問我的情況.「我的魔法一直無法命中目標,嘗試了好幾次還是沒辦法,師傅,這是為什麼呢?」「這種事情我哪知道」「......」這個師傅似乎好像一點都不靠譜.「師傅,我是認真的」我特意加重語氣讓米斯奶奶放下了蘋果,雙手交插思考了起來.「有了!」米斯奶奶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樣,在地面展開魔法.魔法像是水面的波紋一樣擴散開來.「那麼,我們走吧」正當我還想著去哪裡的時候,魔法就發動了,沒有給我一絲詢問的時間.                                                                                                                                                                                              
「到了」睜開眼.一片看不見盡頭的草原出現在眼前.時不時還會吹起徐徐的微風,吹動綠意盎然的小草.溫暖的陽光沒有阻擋直接的照射著大地.溫暖的太陽與溫和的微風讓人的心情特別的好.心中所想的煩惱想必會乘著微風散去吧.青草的氣味被我不急不緩的吸入體內,十分的舒服.這裡的景象令人心曠神怡甚至會忘記來到這裡的目的.「那麼!開始吧!」我用指尖輕輕地描繪著天空的雲彩,整個天空彷彿是我的畫板.等一下,開始?開始什麼?開始享受這裡清新的氛圍嗎?如果是的話我已經在做了.「艾斯你在幹嘛,快點跑起來阿!!」米斯奶奶的一番話讓我從過於美好的景象中回過神來.我看向不知何時騎著掃帚飛翔於天空的米斯奶奶,然後回頭望著不知何時出現,鼻子呼著大氣,面目嚇人的可怕魔物,而這種魔物最大的特徵便是頭前閃著光芒的雙角.什麼?現在是怎樣?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我知道,顯然現在不跑是不行的.
 「吼!!!!!!!!!!!!!!!」這聲吼叫厚實有力且刺耳無比.宛如賽跑的鳴槍聲,使我驅動身體至極致,不過賽跑輸了不會怎樣,要是被那種魔物追上的話,後果將無法設想.說不定是因為太過於震驚,我現在只想的到以及想說的就只有一句.「開什麼玩笑!!!!!!!!!」在一片無垠的草原上,我正參加著史上最危險的賽跑.輸了就要被吃掉的那種,真是刺激到會讓人兩眼一番暈倒過去.我賣力的狂奔著,使出全身的力量去逃離那隻魔獸.那隻魔獸似乎受傷了,速度跟剛來到這個世界時追我的那隻比慢上許多.那麼要怎麼脫離這個險境呢?我看乾脆用魔法把師傅打下來當誘餌好了,畢竟讓我進入這樣的險境的人就是她.算了,考慮更加現實的方法吧.讓雙角刺進樹,不行這裡只有草,沒辦法用上次的方法擊退牠.怎麼辦?怎麼辦?我絞盡腦汁讓大腦全速的運轉起來.「吼!!!!!!!!!!!!!!!」就像是在提醒我時間所剩不多一樣,牠再次吼叫起來而且還加快了速度.可惡,我光是維持這個速度就很吃力,居然還給我加速.沒辦法我只好也提升自己的速度,感覺身體像是燒起來一樣灼熱.吸入的氣體像是卡在肺部.不行了,這樣下去我不用三分鐘就會倒下.我用求救的目光看向師傅並把手伸了過去.  「真拿妳沒辦法」說完她便降低掃帚的高度,彎下身體,把手伸了過來.終於...我可以解脫了.「嘿!」隨著擊掌聲,她提升高度.「那麼加油吧!我相信你做的到的!」然後師傅便乘著風往平原那看不見的盡頭飛去.慢慢的消失了蹤影.「開...開..開什麼玩笑阿!!!!!!」開什麼玩笑阿,我要爆氣了喔.算了,我現在連爆氣的力氣也沒有.只能戰鬥了.這次我將不會在逃避,就讓我們來進行一場堂堂正正的對決吧.  一擊,勝負就在這一擊.我要傾注我所有的魔力使出這一擊,要是沒擊中的話那便會墮入萬丈深淵.我停下腳步,轉頭正臉面向我的對手.在牠像我狂奔而來時,仔細感知牠身上藏有的魔力,魔力最旺盛的地方,便是牠最脆弱的地方,找到了.但是這個地方如果是用放出巨大冰體很有可能會被外皮擋住無法直接直擊.牠就近在咫尺了.沒辦法了,放手一搏吧!等牠靠近露出破綻來的這段時間實在過於漫長,  一步一步的看著巨大的軀體往這衝撞過來,心中不免會讓恐懼佔據,就像是西部牛仔拔槍對決一樣緊張.渾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沒有在顫動著.心臟彷彿想逃離我的身體般越發躁動起來,隨著牠越發的靠進,我心臟跳動的聲音也越發吵鬧.在約五公尺處牠如同計畫般撲了上來.就在即將與我相撞的那刻.「就是現在!!」地面瞬間突出銳利無比的冰柱,直直的貫穿魔物龐大的身軀.高大的冰柱上插著的魔物正一顫一顫的抖動著彷彿在向這個世界說著最後靠別的話語.看著一動也不動的牠,我並沒有開心到手舞足蹈,只是平靜的看著.此刻我戰勝了牠,雙腳發軟使我站不住的跌下.鮮紅的血液染紅了冰柱,也染紅了夕陽.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哇阿阿!太好了,艾斯,妳還活著」師傅兩眼淚旺旺的緊緊抱住我,比較想哭的是我吧.我可是差點死掉呢!要不是最後成功,我現在可能都變成魔物的食糧了.「等一下,很痛啦!」師傅的體溫透過身體觸碰的地方傳遞了過來,很溫暖,但是被緊緊抱住很痛.「阿,抱歉,我實在太開心了」我說完師傅才鬆開她緊緊鎖住的雙手.「師傅你最好給我解釋一下來龍去脈,不然我不會放過妳的!」我用帶有些許怒氣的語調說.畢竟我可是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被迫進行生死決鬥的呢,明明上一秒還在訓練初級魔法,結果突然就傳送到陌生的地方還叫我跟魔物戰鬥,真的是莫名其妙.  「好的!我會好好說明的!所以可以先解除冰魔法嗎?」不小心就放出冰魔法了,真的是不小心的喔.絕對不是什麼因為太生氣之類的,我這個人可是很大量的呢.我解除掉懸在空中的碎冰,碎冰變像是從不存在般無聲無息地消失了.「那麼先讓我們回去吧」隨即畫面便回到了木屋的客廳上.然後她便娓娓道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由於要成為真正的魔法師必須要親手解決掉一隻魔物,而設下的陷阱又剛好抓到了一隻魔物,於是便突發奇想的讓我與牠對決,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不過這裡面有一點不能忽視.就是必須提前告知受練者,還要取得對方的同意才行.聽到這裡,我便忍不住的發問.「師傅~~我可不記得你有問過我的意見喔~」聽完我說的話師傅便側著頭說「誒嘿,我忘了」妳說什麼?忘記了?原來如此.完全可以理解呢.「阿~是這樣啊~忘記了阿~」平靜的話語中隱含著些許的殺氣.「等等等等等,艾斯我是開玩笑的啦,我當然沒有忘記,只是我怕跟妳說了後你不會答應.於是我就幫妳一把.結果不是贏了嗎?所以我說,艾斯先把冰魔法解除掉,我們和平的談談吧」唉呀呀,冰魔法自己擅自發動起來了呢,真是不乖呢.對了,我還想起了一件事.「我在訓練冰魔法時候不是一直無法命中目標嗎?」「嗯?」我用魔法讓空中出現一塊碎冰,然後用另一塊碎冰「精準」的命中.兩塊碎冰就這樣相撞碎裂掉消失在空中.「哇!好厲害,這不是進步很多了嗎?」「我想說的不是這個」「師傅妳知道嗎?我在跟魔物戰鬥時並沒有使用您給我的那個加了魔法的樹枝,剛剛也是」師傅像是想到什麼一樣把頭別了過去.「師傅妳知道為什麼我可以『精準』的命中目標嗎?妳應該知道吧?不,你絕對知道吧?」 (討厭好可怕)此時師傅是這樣想的.「該不會是我給妳的那個出了問題了吧?」「沒錯呦~妳知道我在那邊試了多久嗎?搞得我像是笨蛋一樣」「對不起」她垂下頭來露出非常自責的表情...嗎?時不時偷偷瞄我的反應還被我發現.「......」算了.我累了,就這樣吧.事情就是這樣就在我們「和平」的談談後這件事就這麼告了一個段落了.                                                                                                                                                                                     拉下夜幕,把繁星向天空灑去,在把月亮高高的懸上.一幅美麗的畫就此完成.點燃房間裡的蠟燭,燭火傾刻間便在房間裡蔓延開來.把背包裡那個蛋拿了出來,雖然說還不知道怎麼注入魔力,不過作法因該跟使用魔法的方式大同小異.我集中精神將身上的魔力聚集在雙手掌心,然後用雙手輕撫著蛋的表面.下個瞬間蛋就閃耀著藍色的光芒.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就只是顏色變成藍色而已,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算了還是睡覺吧!把蛋放回背包後,我便悠然的再次進入了夢鄉.

靖康民主共和國第四屆總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95

W幣

0

存款

449

帖子

發表於 2021-7-4 13:58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要一直吹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黃名再出發大聯盟

崇安男爵

文化大臣

國會副議長

5

W幣

1297

存款

2573

帖子

男爵

 樓主| 發表於 2021-7-4 13:59 | 顯示全部樓層

TSJ?

靖康民主共和國第四屆總統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95

W幣

0

存款

449

帖子

發表於 2021-7-4 14:01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黃名再出發大聯盟

崇安男爵

文化大臣

國會副議長

5

W幣

1297

存款

2573

帖子

男爵

 樓主| 發表於 2021-7-4 14:02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小年紀所向無敵

靖康民主共和國第四屆總統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黃名再出發大聯盟

崇政男爵

外交大臣

國會議員

1358

W幣

900

存款

5571

帖子

男爵

發表於 2021-7-4 16:58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黃名再出發大聯盟

崇政男爵

外交大臣

國會議員

1358

W幣

900

存款

5571

帖子

男爵

發表於 2021-7-4 16:59 | 顯示全部樓層
天王民主帝國星際外交特使
天官行庫黃名分部第一負責人
悉達多·拿破崙·蒙藏回滿漢‧何正
微型國家經濟共同體首任秘書長
黃名下議院議員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黃名再出發大聯盟

崇政男爵

外交大臣

國會議員

1358

W幣

900

存款

5571

帖子

男爵

發表於 2021-7-5 00:25 | 顯示全部樓層
@黃祺恩 你的排版

天王民主帝國星際外交特使
天官行庫黃名分部第一負責人
悉達多·拿破崙·蒙藏回滿漢‧何正
微型國家經濟共同體首任秘書長
黃名下議院議員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